劳拉的旧屋

summer

你说心里尘埃已落地,

我却看见那积蓄而来的潮汐。

一生温暖纯良,不舍爱与自由。

前一句是后一句的前提,一个人只温暖纯良了,

你才可以有资格谈论爱与自由。

否则,多少罪恶假汝之名。 ​​​

你说心里尘埃已落地,

我却看见那积蓄而来的潮汐。

不要再说什么万物皆有裂痕,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的鸡汤,

心太疼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