劳拉的旧屋

summer

日日重复同样的事,遵循着与昨日相同的惯例,若能避开猛烈的狂喜,自然也不会有悲痛的来袭。

离群索居,朝饮木兰之坠露兮,夕餐秋菊之落英。

开始用双手掂量生活,更看重果实,而非花期,看着镜子,想着曾经的自己,你是满意、怀念还是叹息。

“ 最闹心的烦躁是你根本不知道自己究竟在烦什么,无缘无故就全身负能量爆棚 ” ​​​​

我们继续奋力向前,逆水行舟,被不断地往后推,直至回到往昔岁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