劳拉的旧屋

summer

一个喜欢和自己较劲又对自己的自知力极为自负,由此从小被人说“想太多”、凡事都要冲个头破血流的30岁女生,我对任何“什么事情都看开”存有迟疑。

做一个安静细微的人,
于角落里自在开放,
默默悦人,
却始终不引起过分热闹的关注,
保有独立而随意的品格,
这就很好。 ​​​

我要很多很多的爱。如果没有爱,那么就要很多很多的钱。